陌上雪

点我看(并没有什么意义的)介绍

外向孤独症患者

墙头很多,宇智波斑,迦尔纳,恋与白起,杀戮天使

角色是虚拟的,爱是真实的

【火影】我眼中的699

转自百度佐帝吧 作者:宇智波樱玲

已授权 请勿二次转载

—————————————————————————

事情从斑发动了无限月读七班四人站在他的面前说起

也许还是因为有曾经的默契存在,七班四人在与斑战斗时配合得很好,不过宇智波家族的事情,终究还是要留给宇智波的人来解决,和斑在眼睛上的对决除了佐助再也没有人能够胜任,于是渐渐地鸣人小樱卡卡西便更多的是在为佐助打掩护,并且因为他们看不到轮墓里的影斑,确实加入进战局也是一件危险的事。

佐助和斑打得如火如荼难分高下,斑心里一直有着疑问,这个佐助和我一定有着什么特殊的联系。突然在他失神的一刻,柱间交给佐助的术发动了,两股力量互相呼应,竟然在二人之间构成了一个结界使得二人都无法再继续打下去。

佐助:“斑,你一定会为我为什么会突然拥有轮回眼而感到奇怪,就在刚刚,因为你让我频死使得我见到了六道仙人,他告诉了我一个事实,我是他的大儿子帝释天的在这一世的转世,而你,竟然是上一世的帝释天。我们两个相距这么远的人,竟然还有这层联系。”

斑:“果然,我一直心里有一种感觉,你和我之间肯定有着什么异于常人的地方,六道仙人还说了什么。”

佐助:“他说无限月读其实只是他母亲用于控制人类的手段,它并无法让人真正幸福,只会把人慢慢吸收掉成为神树的养分。”

斑:“?!竟然和石碑上的东西不一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佐助:“先不要去在意这个,斑,我想问你,你真正的梦想是什么,而作为宇智波最后的后人,我想知道,什么才是家族,这究竟意味着什么。”

斑叹了一口气说:“其实我和柱间一样都向往和平,可是后来我看到人类之间的斗争还是无休无止,这根本就是在痴人说梦,所以在我看来根本没有什么真正的梦想,除非人类灭亡,否则和平永远是无法降临的,平静的生活也不过就是战争与战争之间的夹缝罢了。”

佐助:“可是啊,斑,也并不是所有人都会这样,人虽然好斗,但是也会爱惜身边的人,并不是为了什么目的,只是发自内心的,想要对对方好。这能不能成为我们日后努力的方向?

我曾经去过一个村子叫狼哭之里,里面有两兄弟与我萍水相逢,可是却也是真心待我,还有七班的人们,虽然我一度因为想要复仇离开了他们,但他们确实也给过我很多美好的回忆,以及我的小队鹰,原本我以为我们只是互相利用,但他们在和我并肩作战时也实在让我想到了曾经一些美好的东西,我和你都是失去一切的不幸的人,可是老天并没有彻底厌弃我,给了我同伴,六道仙人在听了我的打算以后也并不如他过去对待你们一般偏心,而给了我和鸣人对等的力量,这是不是一种信任呢。而你曾经经历的那些悲剧,会不会因为六道仙人在本源上对待两兄弟的态度有了改变,就不再重现了?我是不是可以这么相信。”

斑:“你说的这些,倒真像是我弟弟会说的话,他也一直对世界抱有期待,虽然他很早就已经离开我了,到头来我连他也保护不了,族人也根本不听我的话,这才致使我心灰意冷想要另寻出路,没想到啊,我一直心心念念的无限月读,我一直认为这是解救之法,却也还是做不到。我不是一个喜欢把事扔给别人去做的人,我不喜欢有人站在我背后。至于你说的家族,在我的年代,家族就是留着同一种血的人,我们被冠以同一个姓氏,然后为了同一个理由而和其他家族的人战斗,这种血液间的联系更像是我们的一种诅咒,似乎我们出生就是为了战斗至死。我们宇智波,就是这样一种角色。”

佐助:“之前我见了我的哥哥以及柱间,他们都说村子是一个可以打破家族束缚让人们平等交流的地方,曾经的我们被排挤被木叶监视,这种行为真是本末倒置,他们为了保护一个可以打破家族束缚的地方,而束缚了我们。所以斑啊,我想要去成为火影,成为我们宇智波家族第一个火影,我现在已经知道了曾经的过往,我知道了他们的错误究竟出在哪里,那我没有理由坐视不理,我想要去改变这一切,改变村人对我们的态度,也要告诉他们全部的真相。”

斑:“你真的很像我的弟弟,你说的这种做法似乎也不坏,这是我以前没有想过的事情,我倒还真想看一看你能够做到什么地步。我的时代,到底已经过去了啊。”

这个时候结界也消失了,外界时间在他们交流时并没有流动,而这个时候黑绝窜了过来,在想要暗算斑的时候被鸣人发现了,鸣人拦下了他,黑绝一见事迹败露气得无法自拔,毕竟他隐藏这么久,就为了这一击。他大喊着:“你们这群混蛋你们为什么要破坏我复活我母亲的计划,我煞费苦心谋划这么多年甚至连石板都改了,就是为了引你们这群蠢货来发动月读,放开我,我要复活我母亲你们这群蝼蚁!”

鸣人大惊,你母亲是谁。

黑绝答道:“就是和六道仙人一样的大筒木辉夜!羽衣羽村两个白痴根本不知道有我存在,羽衣更不知道他两个儿子终究反目成仇就是因为有我挑唆,他俩算什么东西,居然敢封印了自己的母亲,我不能容忍,绝对不能!”

黑绝近乎崩溃地歇斯底里着,而这个时候其他四影也赶到了现场,柱间看到平静下来的斑感到很诧异,更惊讶的是斑竟然也决定把后面的事都交给后人来做。这两个朋友跨越阴阳两界跨越时间双手终于牵在了一起,这真的是历史性的一刻,在场的人无不动容。

并且在二人牵手的那一刻,也许是阿修罗和帝释天的力量互相呼应着,六道仙人竟然也出现了,他看着那大喊着的黑绝终于也明白了曾经的一系列悲剧源头究竟在哪里。他让鸣人和佐助用自己手上的阴阳之力封印了黑绝

至此,第四次忍界大战宣告结束。

这时斑主动向六道仙人提出抽出自己身上的尾兽,他说他自己是一个已死之人,事到如今也没有任何理由再留在世上,六道仙人照做了,斑含笑而终,而在七班的人向四影告别以后,他们身上的秽土也被解除。

带土因为使用了轮回天生以及被抽了尾兽也命不久矣无力回天,他在死前向众人忏悔自己过去杀了那么多人,包括鸣人的父母和佐助的家人,这时候六道决定亲自为他做个了断,犯了错的人必须得到惩罚,带土临死前流下了泪,【你们还把这样的我视为同伴,愿意接受我真的太好了,这次我终于可以瞑目了,以后的世界,我也想要去相信它会更好】

10月10日 鸣人的生日终于来了

六道仙人告诉鸣人和佐助解除无限月读的方法就是二人结出子之印,而这时佐助也向鸣人摊了牌,他说他要革命。并用地爆天星封印了尾兽,以此为筹码。

鸣人自然不能坐视自己的尾兽朋友们被封印或者杀掉,他希望他们获得自由,就这一点发生的分歧使得二人决定再次去终结谷做个了断。小樱再次挽留佐助未果被施加了幻术,恐怕不必经历中间这种漫长的煎熬也是一种好事,卡卡西在一旁陪着小樱。六道仙人临走前告诉他:“过去并不是为了告诉人们未来不可改变而存在的,这一次他也想要汲取过去的教训,开启更好的未来,如今对于鸣佐我们只能相信他们,相信他们心中所怀有的爱”

在终结谷,佐助和鸣人分别站在了斑和柱间的雕像上,一番惊天动地的战斗(参考漫画到697为止的战斗过程)以后二人在精神世界开始了对话,佐助告诉鸣人他认识到的影是要背负黑暗后再存活的人,而并非只是获得认同这么简单,影是一种责任,而并非只是一个标签。而人类和平不能只靠互相理解,共同的利益才是关键,如今大家一致对外,都是因为有共同的敌人,或许人总有一天是可以达成互相理解而不必再动干戈,可在那之前,人是需要管理的,需要一个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守则,人人都要遵守它,而违反了它的人无论出于什么理由都应该受到惩罚,我们不能再让人为了各自的正义而战斗,那样永远都是无休无止,你有你的道理,我有我的苦衷。通过尾兽来互相制衡大国之间的关系这种制度也只是在利用人心中的恐惧而已。并不能长久,今天有晓组织觊觎尾兽,明天也会有别的人。所以尾兽不能留。

鸣人听罢后说:“佐助啊其实尾兽本身也是被人类的贪念而利用了的悲剧。他们也有生命有感情,他们也和我们一样,只是因为他们具有力量,才让人想要利用,人心是比尾兽更可怕的东西。为何不听听他们的意见?”

听到鸣人这么说的尾兽们也答复了他们早就私下商量好了的结果:其实尾兽和人本来就不必分开的,我们或许本就是一体,千百年了,也许我们也需要走上一条全新的道路,改变我们的存在形态,把我们分散在世界上每一个人每一株草木身上,我们无处不在,我们的意识也存留在世界上,我们会用另一种方式注视着你们,看着你们究竟可以为世界带来怎样的改变。

尾兽们的这个提议得到了鸣佐二人一致的认可,鸣人虽然舍不得陪了自己十几年的老朋友要离开自己,但是这已经是现有的,最好的方法。

【鸣人 别哭,我一路看着你长大,知道你中间受了多少苦,而现在你也再不是那个什么也不会的小鬼头,你有了很多很多朋友,你再也不会孤单,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能够和你度过这十几年我也很开心,也正是你,消除了我们心中对人类的仇恨,让我们重新对你们燃起了希望,你真是一个了不起的人。】

九尾和鸣人道别结束以后,佐助就把他们九只融合在了一起,逆向操作了当年六道仙人分散十尾的行为。接着把它散落在了全世界,那场面就像下起了一场光雨,还处于在睡梦中的人们还不知道世界已经静悄悄得发生了一场巨大的改变。

同时也因为鸣人体内还是保留了极少部分尾兽力量,他也不至于因为是人柱力而丧命,人柱力的命运,在鸣人这里得到了彻底的终结。以后再也不会有人需要背负这种沉重的责任,甚至还要被作为怪物。

尾兽问题解决后,鸣人提起了火影之位的问题,这时佐助对他说出了一番话,是他这个当局者一直以来都没有看清的事实

“鸣人,你为什么会想要当火影,是因为你想要得到认同啊,因为你孤独,因为你觉得火影是最拉风帅气的人,所以你才想要去当它,我说的没错吧。但是你看看现在的你,大家都聚集在了你身边,就连曾经与你水火不容的我也一样在与你并肩作战,你靠的是你自己,而不是靠的火影这个虚衔啊,鸣人,你明白吗,你根本就不需要再当火影了,你已经成了你最想要成为的人。而对我来说,火影是一个手段,是我要改变过去的问题所必须要握在手里的工具。所以如今的我,比你更需要它。”

鸣人听后立即想起了鼬对自己说的【不是当火影的人才能得到认同,是得到认同的人才能当火影】原来是这个意思,原来如此,原来如此。

佐助接着说:“鸣人,如今的你有我所还没有的人望和号召力,而我也知晓一些你并不清楚的村子内部的黑暗,我希望你能够帮我,我们二人一起来改变这个不完美的世界,当然不可能只靠我们就能做到多好,可是时机已经成熟了,六道仙人说我们二人是过去从未有过的对等,你代表的爱和我代表的力量缺一不可,那这次就让我们各司其职,一起努力吧。”

鸣人认可了佐助的提议,他说:“佐助,我以前就说过,也许我俩应该是反过来的,没想到还真让我说中了,你说得对,对于坐在办公室里批改文件这种事恐怕我还真的不是多擅长,你的性子恐怕也比我更坐得住吧,哈哈,像我这样的好动的人恐怕还真耐不下那个心,果然我更适合去到处交朋友,并把我们两个这种合作的理念发扬得更广,这次战争结束以后,我想忍者联盟可以不必解散,我想去做一个促使大家更好沟通的中枢,让五个国家以后有任何事情都可以互相商量,有哪个村子出现了状况其他村子也可以去帮忙,这不就是初代大人一直梦想着的事吗,想要我们互相帮助,不分彼此。”

达成和解以后,二人就像上一次在终结之谷那样,结出了和解之印。这宣告着旷日持久的阿修罗和帝释天之间的斗争终于结束,爱和力量的第一次携手共治,新时代,真的已经到来了。不过这一场战斗实在打得太久,以至于他二人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这一边,小樱也从幻术中醒了过来,她和卡卡西立刻赶往了终结之谷,小樱看到二人都平安无事放下了心,毕竟这就是她一直都在追求的两全,终于不必再二选一,我想这一刻的她一定是非常幸福的。她帮鸣佐二人做了适当的恢复,然后扶着他俩慢慢回到了战场。

【鸣人 以前我总指望你去帮我把佐助带回来,但是我现在不想再这么软弱下去了,所以这三年来我一直拼命修炼,就是为了能够赶上你们两个,终于我的一身医术在它真正该发挥作用的时候帮了我,你看我干得不错吧,这次可是【我】把你俩给带回来的哟。】

无限月读解除以后,佐助找到了井野,请她帮自己链接在战场上的所有人,公开了宇智波血案当年的真相,并把自己和四影以及斑交流得出的结论说了出来。

【我的复仇已经结束,一切都成了过去,期间我一次又一次的活下来,以后总要去做些什么,鼬当初正是因为想要阻止战争才做出了那样极端的选择,可是战争还是爆发了,他无法阻止的事,我要去接手,虽然过去怀着仇恨,孤独一人生活的滋味很痛苦,但我同时也怀着对家族的骄傲和对亲人的爱而活着,我无法去恨这个世界的全部,即使是一无所有的我也依旧有存在的价值,我还不想死,也不希望还有别的人死。

我作为复仇者度过了整整十年,即使我不愿意也必须去恨,即使我不想和我哥哥刀剑相向也必须这么做,绕了一大圈,我恨的并非木叶,而是忍者世界的体制,仇恨是连锁,我想要去终结这些,复仇是世界上最痛苦的事情,我不希望还有其他的人和我一样因为这种事放弃掉该放弃的东西

不打破家族这个固有圈子对人的禁锢就绝不会走出去和其他人有所联系,只会越发只考虑对自己家族有利的事情,激化彼此的矛盾,而村子在这种情况下也不过是几个家族构成的更大的圈子而已,互相争斗的心和人并没有消失,村子和村子之间也只会为了自身着想,演变出更多明争暗斗,抹杀一边成全一边绝对无法带来真正的和平,人都是一样的,没有哪一边更重要,人也绝非像棋子一样的工具,有必要就被利用,而不去管他们背后究竟承受了些什么,人有情感,不是杀人的刀,不应该为了无谓的任务付出生命,为了村子付出作为一个人的全部,到头来却只能待在黑暗里,被排挤被遗忘,没有工作的忍者是一群麻烦的人,只会些杀人的本事,却派不上用场,到头来只能破罐破摔人不该仅仅以这样的形态活着,还有更多可以去追求的东西
说到底,无论的查克拉也好,血继限界也好,尾兽也好,都不是作为一个人必需的东西,不会忍术的人一样也可以有守护的能力,也会有人把忍术用于邪道。被守护的人不该享受得理所当然,甚至对付出牺牲的人抱有歧视。痛苦的量是一定的,可是不该只让一部分的人去承受,有力量的人应该去保护弱小的人,一层一层的守护下去,互相作为彼此的影,而不是让一个人成为所有人的影,承受所有的东西,然后为了他们而死,燃尽了自己再让下一代人重复这样的事情,没有人理所应当该被牺牲。这不只是几个人的事,我们都要为此付出努力,我们必须要做出改变了,我们需要共同营造充满爱和包容的村子,家族也不该局限于我们各自的姓氏,一群互相关心包容的人,彼此就是对方的家人】

这一番话震撼了在场所有的人,不知道是因为对当年血案的真相太过吃惊,还是为这种和过去完全不同的想法感到惊异,久久都没有人说一句话,他们都感觉自己心里有什么东西苏醒了,大蛇丸更是满脸泪水,他所期待的风,终于吹了起来。

几个月后

兜因为在战后无处可去,所以即使也不敢抱有什么期待,但还是找回了孤儿院,开门的就是他哥哥,里面还收容了很多战时的伤员,他哥哥看到长高了的兜还一时没有反应过来,

“你是兜?吗?”

“是的,是我,我回来了。好久不见”

如今的佐助和鸣人都已经是忍界的英雄,在真相公开以后宇智波一族的墓地也得到修缮,佐助的叛忍头衔和通缉令也因为事出有因情有可原而被解除,鼬的相关文件也被处理,并在墓地增加了鼬的衣冠冢。不过据说佐助为了向雷影和奇拉比道歉也还是吃了点苦头,亲自上门道歉,比武了好几场,好像被灌了很多酒,不过雷影和奇拉比也都是直爽人,再加上大家也并肩作战过,过去的事也就不再提了

高层顾问也由于真相大白而架不住来自身边各处的舆论压力无法再装聋作哑,最终二人在七班四人的陪伴下一起去了宇智波墓地悼念亡灵,因此来围观的人也不少,那些死不瞑目的人,如今终于可以安息,佐助十年来的复仇之路终于有了一个圆满的答复。小樱在知道宇智波一族真相以后才知道佐助当年究竟为什么要如此愤怒的对着他们大喊把我家人还给我我就停手,为什么要双眼流着血的做出那些狠辣的行为。也因此她发现自己真的根本都不了解他,或许自己一直以来喜欢的,只是一种感觉。她必须要认清现实了。她想要重新审视自己和佐助之间的关系,而这一次,她想要先和佐助成为朋友。她想要重新开始。

在佐助回村以后,七班也给佐助举行了一场欢迎会,不过让人惊讶的是佐助不再如过去那么别扭,而大方的承认了自己以前做得不够好的地方。或许曾经自己应该多给七班的人一些信任,而不要让所有问题都自己一肩扛,自己承受的压力,甚至被音忍暴打他都憋着不说,这是他应该承认的错误,他不该如此逞强,他说那是因为自己曾经认为依靠他人就是软弱,所以他一直憋着不说,他想要一个人把独自面对问题这种【强大】贯彻到底,如今他知道自己错了,人是不能一个人生活的。是七班,是鹰队,是鸣人对他的不放弃,改变了他的想法

至于鹰队,他们当然还是跟着佐助,他们几人在月之眼解除当天晚上和佐助谈了一夜,佐助才知道自己在负伤时他们是多么拼命地赶过来。以及他们对自己究竟报以怎样的态度

佐助:“真是傻瓜啊,你们,为什么要为我做到这一步。”

水月:“佐助你还说呢,就是因为你蹭的累,否则我们之间关系应该更好吧,你还是稍微收敛一点你那个讨厌的语气吧,真是的,也就是我们了解你的性格,其他人可是容易被你吓跑的哦。还是要开朗一点才更可爱吧,毕竟你可有要成为火影的目标,以后还有很多要做的事,不被大家喜欢可不行,鸣人可是比你受欢迎多了,不过现在即然误会已经解除,凭你要被大家喜欢是很容易的吧,你天生就是个万人迷嘛。我嘛,还是想要去找刀,香磷重吾还有大蛇丸大人肯定会留下来帮你,虽然有点寂寞啦,但是找刀也是我的梦想,或许我们得分开一阵了呢。”

香磷:“水月说什么呢,怎么说也应该一起啊,我们可是一个小队呢。”

佐助:“是啊,我也想要重新审视这个世界,也许这一次,我可以看到更多曾经看不到的东西。”

水月:“哎?!你们要和我一起吗。”

重吾:“佐助在哪,我就在哪,而且我也并不讨厌你”

香磷:“那么,鹰小队复活,这次的目标是你的刀,噢耶”

佐助:“哦对了,水月,我去拜访雷影的时候知道鲛肌在奇拉比手上,我向他提过这个事,奇拉比说鲛肌只认他认为最强的人,所以你还是一路上拼命修炼吧,我们会监督你的,等把其他六把刀找齐以后,我们就陪你去和奇拉比比试。”

而鸣人这边也在宁次的葬礼后为解决分家的问题和雏田的父亲谈了很久,最后由二人拍板决定改变这种制度,不让分家的人继续成为笼中鸟,以告慰宁次和宁次父亲的在天之灵。

第二天一早,分家所有人都集合在了一起,取下了额头上的绷带,解除了刻在他们命运上的枷锁,在那一刻,日向家住宅附近所有树上的鸟儿都飞了起来,场面之宏大让人落泪,分家的人欢呼着拥抱着,鸣人看着这一幕,对着天上的宁次说,看啊,宁次,你的梦想实现了。

我兑现了我的承诺呢

战后我爱罗也来找过鸣人,得知他决定改变奋斗目标而不止是把眼光局限在一个村子他也给予了很大的支持,两个好朋友喝了一晚上酒,谈了很多很多对这个世界的未来所怀有的构想

小樱决定把自己的一身医术带给更多需要帮助的人,她彻底继承了纲手的一切,如今也是木叶数一数二的高手,她不再是一个追着俩男孩子跑的小女生,她也为自己撑起了一片天。

卡卡西依旧保持着过去的习惯,然后因为他过去阅卷无数,现在也开始想要动笔写小说了

猪鹿蝶三人依旧进行着日常修炼,不过他们的能力比起战前也精进不少,井野也想要把自己的心转身之术发扬到更广的地方,比如开启无线通话时代?咳咳开玩笑的。每周三个人都会相约去红的家里陪伴她和阿斯玛的孩子,所谓家人就是这样吧,不单由血缘决定,只因心意相通

小李和天天一面把凯老师的教诲贯彻到底,每天早上晨练以前都会去宁次的墓前问声早安

同时他们也在积极帮助凯做康复训练,虽然凯再也不能站起来,但是他的一生已经足够绚丽,就当做是提前退休吧。他好像喜欢上了钓鱼

雏田也为了继承日向家开始学习更多相关知识,经过战场的洗礼她也变得不如过去那样娇弱,眼里更多了一份坚定

牙还是那么喜欢狗

志乃最有兴趣的依旧是新品种虫 整天泡在森林

佐井依旧喜欢画画,有小道消息称井野给他当过模特

最后两个少年又各自踏上了旅途

他们都还年轻,对这个世界认识还不够全面,

所以他们都想要从另外一个角度去审视它,进而更好的改变他

他们相约每年都在终结谷比试一次

哦对了,因为终结谷在上一次决斗中被毁坏太严重,雕塑也重新得到修缮,

不过现在站在那里的是我们的鸣人和佐助,而且也不再结对立之印,而是和解之印了。

两人的手牵在一起,阻断了仇恨的河流

世界会变得更好的。

这群少年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Happy ending

评论

热度(5)